新仁学要义及原则

                     新仁学要义
 
毋庸赘言,仁学原典仍将作为民族第一基本信仰经典,在新世纪的中华文明体内发挥其基本精神凝聚性作用,并期可成为民族文化历史之“圣典”,而此圣典并非传统“圣人”(历代伪造的神化孔子)之遗典,而为民族精神之历史淬炼文本,具有其人本主义、人类主义的内在‘神圣性’。对此认知,今日四面八方已在加以推颂之中。而“新仁学”则特别相关于中国的人文科学理论建设问题。兹列举条目如下。
 
1.    回归《论语》深层本义,将其从封建主义儒教框架里解放出来;
2.    按照与时俱进原则,根据新学新理对于《论语》进行理论性“重读”;
3.    将中华《论语》视为普适于人类的人本主义伦理学之基型;
4.    将《论语》视为新世纪人文科学理论现代化革新的伦理性指南;
5.    将仁学经典《论语》(而不是封建主义“五经”)作为中华文明“第一书”。
6.    体制内学者须在体制内的制式化学术和体制外自由创新思想之间探索维持二者平衡的中点。新仁学研究,必然要摆脱百年来商业化时代形成的“新儒学”、“新国学”、“汉学中国哲学”等职业化框架,始能进入真正跨学科的、合乎现代科学理性的健全思考方向上来。仁学和《论语》是属于全体国人、全体人类的,自然不得为少数“章句专家”所专治。
7.    无论是“孔孟学”还是“阳明学”,所指均不能仅限于相关文献学、历史学专家之学,而应相关于一切愿意和能够自身体践其精神的“读书人”。今日之仁学的真(而非假)“知行合一”,应该直指学者之心术,而非单指其学术出版功业(此类“功业”或“政绩”,极易于媒体传销、竞争、评比时代,以及科技工商主导文化与人文学术时代,加以“掺水”及“造假”也)。新仁学将是严格排除传统上论资排辈、权威垄断的新学术实践方向(2013,11,27)
  
            B. 新仁学原则简述
为了研究和探讨跨学科的前沿伦理学“新仁学”学术,设立了此一网络研究中心,一方面发表相关学术意见和研究进展,一方面以之为基础开展学术交流。在此网站上,本人已将并继续将个人相关中英文专著和文章上网(这些著述由于根据多方面跨学科观点立论,故始终难以为中外职场内理论知识落伍的专业人士所把握),以广交流。本文件系列包括网站宗旨和新仁学理念形成背景,以提供理解新仁学的参考资料。新知新学的最大理解障碍是长期以来至今仍然占主导地位的职业化了的单学科本位主义。不仅是哲学,伦理学,史学,儒学,而且甚至于是本来应该是跨学科方向的符号学,均因为国内外学术制度的既定职业化、竞争化格局,而坚持着单学科基本主义方向。学者在此既定文教制度内受到思维规范的定式化训练,并须沿此规范方向维持各自的职场生存,所以难以‘越雷池一步’。这一学界现实遂成为阻碍人文学者朝向新知新学探索的结构性局限。于是这就成为人文学者将追求学术市场成功而非将追求学术真理视做治学目标的根本性原因。此一倾向具有全球性,因为三十年来全球人文学术均进一步系统地被纳入职业化运作轨道,人文学术成为纯然职业化工具。作为职业工具的学术之品质自然需要按照学术方式是否遵循由学术市场决定的统一“游戏规则”来判定。于是,每一位人文学者都处于此一“职业成功”和“学术真理”间相互冲突的张力场内。此时学者需要进入个人更深内的人格层上来进行“自我人生观对决”,其结果则由个人固有的‘态度学机制’决定。所谓‘仁学’,用今日语言表述,就是有关个人态度学或动机学的培养和检验之学(传统君子学可扩解为今日之态度学)。看似虚空的态度学却直接间接影响着人文学者治学的大方向问题。对于千古不变的、人类普适的人本主义伦理学经典《论语》、《孟子》的现代深层读解,将可有助于学者克服困惑着人文学者的时代性思想挑战,并为之提供根本性的价值启示、心灵滋养以及决志动力
 
“新仁学”就是为了促进对于经典的深层读解的与时俱进的新思考方向。兹将新仁学之“新”字复次简释如下,以助沟通:
1.    同时贯彻坚守中华古典伦理系统和结合现代世界人文社会学理的“辩证读解法”,促成“古今中外”四維面的融会贯通;
2.    为此,强调区分现代文献学研究和现代义理性研究,前者是为后者服务的技术性研究,不能相当于如‘阳明学’、‘孔孟学’、‘孔子学’等职场内的诸“专业”。仁学是伦理实践学,读者和学者都需追求真实地体践仁学精神,而不是仅止于研究和赏玩古典作品之文意(不能将经典文本视同‘文本类’或‘思想类’“古玩”或“心理自慰术”;后者如历代大儒于“途穷”时“玩易”以自解的伪理论化活动)。所以仅以上述诸学为其“专业”者,甚至于并不属于进行仁学实践者类别,而仅可称之为属于“学究”类别,此辈学究的对象当然可以是任何文本,至于文本对象的精神价值问题往往与彼辈无关涉也。(餖飣考据与章句俗儒,历来均为“真儒者”所贬抑,其理在此)。
3.    仁学读解法之‘新’尤其在于深细把握古典文本比喻性修辞学中隐含的现代扩解义理。古典义理的政治社会语境,今日首应转换至人文科学及其理论的领域;历史上的社会政治实践场今应主要转换至现代人文社会科学实践场(而主要非相关于科技工商实践场,因为此类现代主流活动均以“求利”为其固有之义,并不关心仁学的“义利之辨”)。
4.    以古之“学”开章明义的《论语》中的“学”,今应扩解至全体人文社会科学内之“学术理论”。现代新仁学的“根本关注”不再是海外新儒家泥古侈谈的“悲天悯人”或“终极关怀”。新仁学是在全球现代化学术与历史的全新语境中“回读”中华古典后的、也即‘古今中外学理经验互动’后的产物;即:新知与旧学的多层次互动之产物。今日从现代人文科学理论角度来读解论孟经典时,是不可能仅通过在论孟文本本身上“熟读”即可以达成的;今日读解孔孟更其不能是稍知文意即将其任意比附于西学理论名词所可加以“伪理论化”的。如何实现旧学与新知的有机互动,则需要另一种新知新学方法论:如“正向符号学”和“正向解释学”。而此后二学(大不同于今日海内外流行的、以同一名称标榜的、深深陷入商业化职场运作的现代西学流行理论)的有效性,则又须首先克服来自西方的理论教条主义(留学背景者最易陷入其中,因采此西学理论教条主义最方便于其在国内商业化竞争环境内贯彻优胜劣汰生存术)。
5.    综上所述,孔孟文本今日将在两个层次上起作用:一个是,按照传统方式作为社会大众信仰学加以普遍推广,以之作为国民品德教育的基本教材。但是此一作用今日已经不可能方之于孔孟学在传统社会中的作用方式了,因为社会结构已发生了根本性的、不可逆转的历史性变化(科技工商追求物利目标的“物化”大方向)。另外一个是,作为现代伦理科学及一般人文科学理论的现代化发展之伦理实践学引导原则,所发挥的建设性作用。如何在新的社会结构中适当而有效贯彻孔孟思想,将是现代教育学的全新课题。这也是新仁学将要探讨的一个仁学实践学课题。